亚坤夜读丨雪夜火塘(有声)

相链区块链

   

  ......(节选)

  父亲从烟熏得黑漆漆的墙上拽下几个皱皱巴巴的红薯,丢到火塘里,用火钳夹几撮通红的灰烬盖上。我趴在父亲身上,滴溜溜地盯着火塘里那诱人的美食,手和脸都烤得发烫。

  邻居吉驼子爷爷把长长的旱烟袋搁在火塘边枯树蔸上,吧嗒吧嗒抽旱烟,喜哥哥帮他装烟斗,求他讲故事,老爷子俨然一尊弥勒佛,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儿,那是我见过的最和蔼可亲的笑容。他张着不关风的瘪嘴,悠哉悠哉说聊斋,故事里的狐仙小翠、青凤、婴宁、红玉、辛十四娘在缭绕烟云里冉冉升腾,烤火的人听着听着毛骨悚然,听着听着身子往火塘探,凳子往火塘挪,你拽他的衣角,他缠你的肘子,分不清哪个胳膊哪条腿是谁的。燕子堂妹妹紧紧地闭着眼睛,死死地捂着耳朵,好奇心驱使她松开一丝缝隙,又偷偷地听狐仙梅女有多美貌,红玉依偎在相如的怀里对月吟诗有多娇羞。不知道驼子爷爷是不是狐狸精附体……

  父亲瘦,膝盖硌人,却温热。火苗像春风里的旗帜呼啦啦飘忽,火星四溅,啪啪脆响,红薯“滋滋”,醇香的味道氤氲火塘。父亲剥开焦煳的外皮,飘出热气腾腾的黄瓤、白瓤,你一块,他一坨,滚烫滚烫,清甜清甜,刚才的惊悚和着软软糯糯的烤红薯跑进肚子里,杳无踪迹。燕子妹扯了一块黑黑的薯皮塞到吉驼子爷爷咧开的嘴里,众人扯开大嗓门笑得压着肚子直嚷:痛啊,痛啊。小小的火塘房哪里盛得下这么疯野的笑啊,震得屋檐倒挂的冰凌凌咔咔地响。

  笑累了,瘫软了,箍着父亲,合上眼帘,咂吧咂吧嘴,我在雪夜火塘边沉沉入睡……

【作者:彭祖耀】 【编辑:罗亚坤】
关键词:夜读
>>我要举报
晚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长沙晚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